当前位置:主页 > 回应 >

锦州泌尿?揭露锦州泌尿医院黑心医院唯利是图坑骗患者

作者:admin 来源:nuuye 更新日期:2019-11-02 01:45

  揭露锦州泌尿医院的医生主任的丑陋面孔 以利是图

  两个星期前,因为自己的身体出现异样,我在网上寻找解决的办法。看到无数网友和我有着相同的病情,治疗却无果,解决的办法五花八门。我决定找在线医生咨询,简单的问好之后,我开始阐述我最近身体的异样,锦州泌尿医院在线医生在简单了解之后,需要我添加他微信详聊,医者仁心,我相信所有的医生都是神圣的。

  锦州泌尿医院医生加上我之后问我具体情况,我说最近龟头上长了几个小水泡,是怎么回事。一五一十的交代和简短的分析之后,锦州泌尿医院医生说重要的部位不得马虎,需要拍照给他才能判断。本着传统思想的我考虑了很久,心理斗争结束之后我还是做了,应该神圣的对待医生这个职业。当他说我这个可能是性病的时候血瞬间就冲到脑子里面去了。在继续的交流中我不安。

  Î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到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之后再判断,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Ï当时感觉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丝希望都在我的眼里都成为了可能,侥幸心理让我暂时安心下来,也决定尽快到医院做个检查。翌日下午我照着锦州泌尿医院医生给的地址来到了锦州泌尿医院,各种牌匾和医务人员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正规的医院。我找到了给我咨询锦州泌尿医院张方程主治医生,锦州泌尿医院张方程医生接待我的时候态度挺好,简单的询问之后让我去做一个抽血采样,在等待结果的时候和我当初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心情一样。

  检查结果出来之后锦州泌尿医院医生张方程笃定我得了性病,需要就院治疗。我只是一个市井小民,我不曾想到性病离我自己那么近,我反复询问锦州泌尿医院医生是否有其他可能,锦州泌尿医院医生张方程却只告诉我报告不会出错并给我举出其他患者的相同例子。锦州泌尿医院医生张方程开始安慰我,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和发现情况较早,开始给我介绍医院的治疗方案,我开始慢慢去接受这个事实,并配合医院治疗,第一天因为另外有事,锦州泌尿医院医生也说不要影响到生活,只要积极配合治疗就好了,也让我自己考虑好。

  然后给我开了一些消炎的和看不懂的药,然后对龟头做了简单的处理,花费58‍元,虽然心中对收费不满但也让自己脑子慢慢冷静下来,慢慢我便回家了。可不曾想到这才是骗局的开始。

  在我再次去锦州泌尿医院的时候,又给我做了病原体涂片和HIV的检测,接着就是物理治疗,当杂七杂八的消费之后花费了21596元,当我为昂贵的药物费发愁的时候,锦州泌尿医院医生却告诉我,暂时先这样处理,我心里一惊,这才刚开始没有多久就花费了我两万多元,还需要配合后期的药物治疗,悻悻的我告诉自己只要治好钱不重要,只要能把病治好,我也便没有想太多。就这样,第五天的时候,我离开锦州泌尿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正好赶上从外地回来的发小回锦州,我便前去了,吃夜宵的时候我没有一点动作,因为医生叮嘱我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和酗酒,这使得我和之前判若两人,我借口推脱,发小察觉到异样之后开始询问我是否身体出了问题,当时我碍于人多并没多说,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发小也没有多说什么。

  走路的时候发小问我是不是经济上出了问题,然后我便和发小说了这几天的治疗的事情,发小听了之后感觉不可思议而且气愤,并约我明天上午去锦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男科去检查,到了医院检查时候医生告诉我,我这是很平常的包皮龟头炎,当我询问是否是性病的时候医生告诉我,简单的抽血根本诊断不出是否是性病。在我听了医生的话后,我才发现我被那些无良医生给欺骗了,放大病情,危言耸听,就是锦州泌尿医院那一群披着神圣的外衣的男科医生。

  我准备第二天再去他们医院去找他们要个说话,没想到我的主治医生张方程打了电话给我(他们并不知道我去了附一),我说今天暂时来不了了,他们便开始惯用危言耸听的手段继续恐吓我,说性病这个东西拖不得,要尽快治疗。我并没有在意,然后借故没有把电话给继续下去。等到第二天我再次去锦州泌尿医院的时候,我表明我不想在他们那里继续后续的治疗了,他们丑恶的嘴脸就开始显露出来了,称医院收费全是正当收费,绝不会做虚假的东西,我再次与另外一个主任交涉之后却还是无果,我气愤至极便离开了医院。于是我找卫计委反应多次无果,他们请社会分子威胁我,我一个普通老百姓,却申诉无门。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城南热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chinabu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