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理论 >

长沙市姬妍医疗整形机构赚黑心钱 QJWX

作者:admin 来源:ounuo 更新日期:2019-11-07 22:52

本文原标题:长沙市姬妍医疗整形机构赚黑心钱

本网今日讯

 本人姓赵,人称就用赵女士吧。

  2018年,本人在长沙市姬妍医疗整形机构被他们的营销人员的各种花言巧语和针对我职业生涯‘有好处’的蛊惑下,稀里糊涂的在他们那里做了所谓的“微整”

  大概在2018年3月初的时候,先是通过全身麻醉,做了左侧腿部内侧抽脂对全面的额头、太阳穴、苹果肌的填充。术后有轻微呕吐,大概十多天后开始消肿;

  2018年大概5月份的时候,在未对我进行手术风险揭示的情况下,说只是个很微小的手术,他们已经做过无数成功完美的案例。并且说毫无痕迹很快能恢复,引诱我进行了隆鼻手术。也是全身麻醉。

  噩梦就这样开始了,说好的微创,结果从我肋骨上取下来软骨进而安放在鼻子里。手术是他们号称‘神刀’的周瑞春周院长主刀的,年龄并不是很大,只有三十多岁。手术经历了痛苦的6小时,手术后居然只在姬妍医院打了一天的消炎针。出院时记得开了几片消炎的药片。说我胸口取软骨的地方,修复后没有伤疤,如果我早知道最后是有一个大大的刀疤我是打死也不会去做所谓的‘零风险手术的’

  手术刚做完我就发现我的鼻头是比较歪的,我就问那个主刀的周瑞春院长为什么是歪的,以后能不能恢复?周瑞春院长出来看了一眼,居然说有点歪是正常,有个恢复的过程,后面自己会长好长正的,要我不要着急。

  此后,鼻头一直是歪的,我着急了,每隔一两个月我就咨询,通过按照他们指导的拍照方式发图给周院长咨询这个情况,他们找了许多现在看来荒谬的理由说以后会恢复,要一定时间,说有的人可能一年的样子才会恢复,有的人也就一个月。一直如此这样随意搪塞回复我,有时候甚至几天都联系不上。

  噩梦在升级,我猛然发现,鼻子一年多都是歪的,伤疤不断的在增生长大,作为我这个专业舞蹈导师来说,几乎等同于在艺术生涯上宣告了彻底结束。看着那道暗红色突起的刀疤和歪了的鼻子,我无比痛苦的面对着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我不能再继续登台表演,不能再进行舞蹈教学工作了。已经是2019年的4月份了,我气愤的上门找姬妍的“周院长”,结果又被搪塞说他在手术中(其实已经不在他们医院上班了,而那个周瑞春医生,也不知所踪),我被告知我鼻子歪了的最终原因是因为我自己的鼻子鼻底基不平整,所以才会鼻头歪,鼻子要调整回好的形状还要再次手术调整。

  这个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把我推向绝望的深渊,我好恨好悔,在这一年当中,因为这个鼻子和伤疤的事情。我常常以泪洗面。我是彻底被这个黑心可耻的“黑医疗机构”毁了。我关掉了我经营了9年的舞蹈机构,退出了所有的演出和赛事主办。同时,因为这样糟糕的事情,严重的影响着我这一年,我几乎快要疯掉了。家庭关系也因为这个事情而变得非常糟糕。备孕计划也在不断延后,我好后悔也好恨他们为什么要拿别人一生的幸福和前程来赚黑心钱!!!!

  后来,再经过自己对其他医疗机构的了解,我惊恐的发现,他们机构根本就完全不具备开展肋骨鼻手术的资格,并且在手术方案中没有对我的基本情况有详细的分析和风险揭示告知,那个周瑞春医生根本就不具备实施移植类整容手术的资格才导致整形失败。我对他们的行医资格产生强烈的怀疑,不愿意接受他们所说的医疗团队的修复方案,继而向他们医院提出质疑和查询,他们医院连我当时消费的发票我要求开具都不愿意。(当时,他们说发票机器坏了,以后可以随时补开)这个黑心的整形机构开始以各种无耻的形式推托,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进行推诿。并且以“股东变更,经营者没有专业知识、经营压力”等无耻的理由推卸责任,法人赵甜始终在逃避这个问题,根本不愿意进行赔偿协商。我上门多次所求我的整形医疗报告,到目前拒绝提供,也不提供我的医疗消费凭据。

  我痛述这个无良黑心的长沙姬妍星愿整形可耻的行径之时,他们居然在郴州龙泉路开了第二家叫做郴州姬妍芯语医疗美容分店,(公司注册名字叫郴州姬妍芯医疗美容有限公司,法人赫然写着赵甜)。老天!!!这种黑医疗机构昨天还打着换股东、经营不善、主刀医生、财务、员工离职的理由搪塞我,另外又如法炮制大摇大摆的开设了第二家姬妍。简直就是毫无诚信毫无担当的十足“黑医疗”“黑整形”

  “姬妍”系列整形医院还不知道残害了多少追求美的女人。我强烈呼吁政府医疗监管机构和广大媒体以及受害的患者,一定要铲除这样的社会毒瘤,黑心商户。听说他们背后是一群背景“深厚”的“整形帮”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也还有一些面目不善的纹身青年来找我们谈。所谓的谈判就是来了解一下我们是不是“好说话”,在用各种理由拖延推诿之后他们更是直接耍起了无赖,“在湖南随便你们怎么搞,你去告我们啊这之类的话”我相信这个法治社会,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黑心无良机构。我通过政务咨询,现在他们不得不出具当时的花掉的8万元发票。此刻我的内心是无比痛苦的,这一年多以来,就像噩梦一样。我已经心痛和难过到不能用文字表达。我不知道这黑暗的一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一定会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利益。也一定会与这样的黑整形黑医疗抗争到底!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城南热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chinabu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